杭锅股份(002534.CN)

中来股份改嫁杭锅股份:王水福家族的资本棋局

时间:20-08-25 17:51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中来股份改嫁杭锅股份(002534):王水福家族的资本棋局

几经辗转,中来股份(300393.SZ)终于敲定了买家。

8月19日,中来股份公告披露,近日,杭锅股份(002534.SZ)已向交易双方共同指定的监管账户支付了诚意金人民币3亿元。意味着这笔交易有了实质性进展。

杭锅股份的实控人是低调潜行的浙商王水福。随着未来入主中来股份,王水福家族的资本棋局再落一子。这也预示,包括杭锅股份、百大集团(600865.SH)在内,王水福将手握3家上市公司。

从农机到飞机

向前追溯50年,这位在资本市场纵横驰骋的民营资本大鳄,还是一个来自农村的穷苦孩子。

王水福的祖籍是位于杭州市杭州市城区东部笕桥镇的花园村。为了补贴家用,14岁开始,他在花园村当过蔬菜植保员,专门负责植被保护,后来又在花园生产队当过会计。

就这样边读书边工作了几年,直到1976年9月10日,王水福遇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这天,他接到村办工厂“花园农机厂”的通知,放下算盘和账册走进了生产车间。

在车间工作一年多后,踏实勤奋的王水福被领导选中,委派他到当时国内著名的磨床研究制造企业杭州机床厂培训学习一年,期间王水福也升任花园农机厂的车间主任。

机遇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

1980年,浙江省土特产公司属下的茶叶仓库负责人需要一台货梯,却求货无门,他们只买到一套电梯的图纸,将这张图纸委托给了花园农机厂。

当时很多人甚至没有见过、乘坐过电梯,对这个做农机、农具的村办小厂而言,仅凭图纸就要造出一部电梯谈何容易。领导再次想到了曾去杭州机床厂进修过一年的王水福。

就这样,厂里决定由王水福牵头组建人员、队伍。1981年,诞生了第一台西子牌的手拉交栅门货梯,并成功交货。同年,花园农机厂也注册成为“杭州西子电梯厂”,年仅26岁的王水福出任厂长。

随后的几年,王水福四处“学艺”,请来上海电梯厂退休的老厂长、老师傅来厂里指导电梯研发、生产。1988年,西子电梯成功研发出第一台自动扶梯,成为国内第一批自动扶梯生产厂家。1994年,浙江西子电梯集团成立,王水福任董事长。

两年的时间内,王水福将产业铺向了房地产、立体车库制造领域。而电梯行业仍是当时的“基业”,王水福开始考虑如何带领西子电梯这家本土企业“杀”出外资的包围圈。

几经思量,“合作”或许是当时最优的办法。

经过商议、谈判,王水福最终选择与世界电梯巨头美国奥的斯电梯公司合作,二者于1997年12月合资成立杭州西子奥的斯电梯有限公司(下称“西子奥的斯”),美国奥的斯持股30%,西子电梯持股70%。

西子奥的斯成长的或比料想中的还好。2000年,规定的5年股份转让其未满,美国奥的斯就急切地想要取得西子奥的斯的控制权。王水福同意了,2001年,西子电梯持股比例降到20%。

当时,这一决定遭到了很多人的不理解。“如果不让美方控股,双方就难以摆脱博弈的状态。”王水福后来对媒体回忆称。

美方控股后,西子奥的斯很快取得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无机房、无齿轮的第二代电梯技术。美方也将德国和美国的工厂全部关闭,生产线移至中国,西子奥的斯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电扶梯生产厂家。

到了2004年,西子奥的斯电(扶)梯订单台量突破1万台,同年4月,驻在希腊的美国奥的斯分公司通过参与市场竞争,还为公司揽下制造雅典奥运会露天自动扶梯的巨额订单。

与奥的斯的成功合作,相当王水福的一张“名片”。随后,“西子系”企业相继与日本石川岛、美国GE、德国西门子等30多个500强企业接洽合作。

而2004年,于王水福而言还是另一个转折点。

当年,王水福携管理层奔赴日本、韩国考察。他注意到,三菱、现代等世界一流的重工企业,都涉及航空航天制造,这也让王水福开始迷恋航空航天业。

2009年,王水福再次等到了机遇。公司投资设立了西子航空,并参加了国产大型客机C919 供应商招标,拿下了C919大飞机应急发电机舱门(RAT门)和辅助动力装置门(APU门)的研制工作,成为C919九家机体供应商中唯一的民营企业。

王水福坦言,做“航空部件的富士康”是自己的梦想。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每天早晨7点前,王水福会驱车从杭州市区赶往西子航空基地,单程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经过近十年的沉淀,2017年,西子航空打入波音、空客供应链;2019年11月,西子航空与美国势必锐航空系统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西子航空更名为浙江西子势必锐航空工业有限公司(下称“西子势必锐”)。今年,西子势必锐入选空客“挑战者供应商”,成为中国地区唯一入选的企业。

初露锋芒

浙商有着显著的特点就是低调和气,但在商场却非常英明,一击必中。这点在王水福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正如上文提到,令王水福发家的杭州西子电梯厂原属村办农机厂,为花园村的集体企业。1998年企业改制后,花园村集体和职工持股会各分得5460.75万元和5460.70万元出资额。

2003-2006年期间,王水福和陈夏鑫分别从集体、职工持股会购得部分股权,后通过“风险责任股”的方式,在完成绩效考核后无偿取得了部分股权。

2006年8月,王水福与陈夏鑫彻底完成对西子电梯的“私有化”,分别持有其55.63%、44.37%股权。

而在完成对西子电梯的收购前,王水福早已展露出其资本运作方面的能力。

2000年,国有企业杭州锅炉厂改制为杭锅有限,注册资本为8000万元,职工持股会、机械电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包括厂长杨建生在内的28名自然人分别持有其67.03%、25%、7.97%股份。

2002年11月,西子电梯从职工持股会和28名自然人手中收购了杭锅有限75%股权,转让价格为1.625元/股,较杭锅有限截至2001年末每股净资产1.035元/股溢价57%。以此计算,收购价格为9750万元。

同时,西子电梯对其增资4000万元,持股比例上升至83.33%,整体花费约1.37亿元。

而在公司高层带头出让股权后不久,西子电梯再次向杭锅有限前任厂长、总经理等4位高层低价转让部分股份,这也让外界生出了西子与杭锅有限高层“里应外合”的别样猜想。

到此为止,王水福家族的资本棋局轮廓初现,但真正令王水福在市场上名声大噪的还是与银泰系抢夺百大集团的控制权。

王水福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曾表示,2005年,西子联合控股确定了“研发、制造、服务”三驾马车并行的发展方向。其中,“服务”包括商业服务。看好百货零售业的王水福看准了当时杭州最主要的百货零售企业百大集团。

百大集团原为杭州国资委旗下企业,1989年开张营业,主业为零售、租赁业务,旗下有百大置业、杭州百货大楼、杭州大酒店等多家子公司。

2006年3月,西子联合控股从杭州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处接手百大集团7012万股国有股,持有该公司26%股权。

同时,于2005年就开始购入百大集团流通股的“银泰系”,则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以21.24%的持股比例迫近西子联合控股。

此后,双方就百大集团的控股权展开“明争暗斗”,期间百大集团的两次股改方案均因银泰系的反对票而未获通过。

“近身肉搏”持续了两年,来自蒋公故里的宁波奉化人沈国军与杭州本土商人王水福最终“相互妥协”。

2009年,银泰系减持退出,获得了百大集团核心资产杭州百货大楼20年的实际经营权;西子联合控股则取得了百大集团的控制权。

而在拿到第一家上市公司后不久,2011年初,王水福家族以1.37亿元“收购”的杭锅股份也顺利登陆深交所,发行首日以33元/股收盘,市值超过百亿,王水福个人持股市值超过30亿元。

“西子系”在资本市场并未就此止步。2017年,西子电梯旗下的杭州西子智能停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子停车”)披露招股书,拟登陆A股,目前仍在IPO排队行列中。

兄弟阋墙

谈及“西子系”的成长史,王水福曾多次提到“合作”一词。与美国奥的斯电梯公司的合资,就被王水福称为“偷懒”的办法。

在波云诡谲的商海中,每次都能稳准的踩中阶梯实属不易,期间始终与王水福同行的,还有上文提及的陈夏鑫。

陈夏鑫是王水福妻子陈桂花的弟弟,这层关系通常也称作“姐夫与小舅子”。王水福年长陈夏鑫6岁。江湖传言,生肖属羊的王水福性格稳健,善于宏观方向的把控。生肖属虎的陈夏鑫激进又务实,善于落实和执行。二人的合作堪称双剑合璧。

西子系核心企业西子电梯的管理层中,王水福、陈夏鑫一直分别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的职务。另外,王水福家族的两大资本平台也由二人掌控。

西子联合控股取得百大集团的控制权后,2013年11月,陈夏鑫成立西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西子国际”),以每股5.4元总价6.09亿元从西子联合控股处受让百大集团29.98%股份,百大集团控股股东将变为西子国际,实控人变更为陈夏鑫。

而翻看杭锅股份的股权结构,彼时,王水福、陈夏鑫二人控制的西子电梯持股比例为39%,陈夏鑫的夫人谢水琴则通过金润(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金润香港”)持有杭锅股份22.44%的股份。王水福、陈夏鑫与谢水琴三人为杭锅股份的实控人。

然而,2017年,西子停车披露的招股书意外牵扯出一桩往事,二人“不和”的传闻逐渐流传出来。

2015年4月,因西子停车控股股东西子孚信的股权纠纷问题,西子电梯与杭州智光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智光企管”)对薄公堂。

裁判文书网显示,2006年,西子电梯、陈夏鑫分别将所持西子孚信974.6万、44.46万元的注册资本转让给智光企管。转让完成后,智光企管持有西子孚信31.95%股份,成为其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智光企管的法人为朱燕萍,曾任百大集团的董事,任上海西子联合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的董事长系陈夏鑫。

时隔9年后,西子电梯称上述股权转让款实际由西子电梯支付,请求法院确认西子电梯为西子孚信的股东,智光企管所持31.95%股份系代西子电梯持有。

尽管智光企管辩称,转让款是自己支付的,不存在代持股的情况,但由于未提供证据,法院判令代持股事实成立。此后,王水福、陈夏鑫间接持有西子停车55.625%、44.375%股权。

原本是内部持股问题,却闹上了法庭。一时之间,外界对于二人的关系众说纷纭。

到了2018年,王水福家族版图的股权结构再一次出现改变。

2018年8月,陈夏鑫将其持有的西子国际55.625%股权,以1元对价转让王水福的配偶陈桂花。陈桂花、王水福通过控制西子国际,间接持有百大集团32%股权,成为其实控人。

回归百大集团的同时,王水福对杭锅股份的控制也进一步加强。

同年,王水福取得金润香港55.625%的股权,陈夏鑫的配偶谢水琴持有金润香港股份的比例下降至44.375%。此前,谢水琴通过金润香港持有杭锅股份22.44%股权。

2018年12月,杭锅股份同时披露两则议案,分别是罢免吴南平董事长职务的议案、选举王水福为公司董事长的议案。

耐人寻味的是,两份预案,同为杭锅股份实控人、王水福的小舅子陈夏鑫均投出了反对票。

闯入光伏圈

回到眼下。重归王水福囊中的百大集团并无太多波澜,原本主营锅炉及原动机制造业的杭锅股份,则看中了景气度回升的光伏产业。

实控人资金压力较大、与贵州省国资委旗下的乌江能源合作未果的中来股份,随即成为杭锅股份的目标。

公开资料显示,中来股份于2014年登陆深交所,主营光伏辅材、高效电池和光伏应用系统三大板块,近年来从事N型高效电池研发,目前拥有2.1GW产能。

2019年,中来股份实现营收34.78亿元,占同期杭锅股份营收的88.56%;归母净利润2.43亿元,占杭锅股份净利润的66.39%。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中来股份净资产为43.49亿元,占杭锅股份净资产35.33亿元的123.09%。

8月10日,中来股份公告称,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与杭锅股份签署了《控制权转让框架协议》《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杭锅股份拟以9.9元/股,收购中来股份9.58%股权。该交易价格较8月7日收盘价溢价30.44%,总价为7.38亿元。

根据约定,杭锅股份本次入主中来股份可分为两个阶段。

首先,上述股权转让后,林建伟、张育政将所持中来股份约1.4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0859%)的表决权及提名、提案权全权委托给杭锅股份。杭锅股份将持有中来股份28.6689%的表决权,成为其控股股东。

第二阶段,即张育政离职满6个月后的3个交易日内,杭锅股份将第二次收购中来股份9.09%的股份,持股比例上升至18.67%。

8月10日晚间,深交所曾下发关注函,要求中来股份“补充说明林建伟、张育政短时间内变更股权转让交易对手方的原因,相关决策是否审慎”。

中来股份回函表示,本次股份转让事宜将缓解公司控股股东林建伟、张育政股份质押的资金压力,降低控股股东股份质押较高的风险。且杭锅股份与中来股份同为上市公司,杭锅股份已经掌握了光热发电及储能核心技术,可与公司在新能源领域尤其是光伏行业的主要业务形成协同效应,本次控制权变更的决策是审慎的。

而对于本次收购,杭锅股份称,一直关注新能源产业发展,通过参股浙江中控太阳能技术有限公司,已经掌握了光热发电及储能核心技术,并通过青海德令哈光热电站等项目得到应用,已将新能源定为未来战略发展方向。

同时,杭锅股份强调,认同中来股份的主营业务和发展目标,在未来12个月内无改变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或者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的计划。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的经营规模及资产规模均将进一步扩大,有利于优化资金使用结构,提升公司的资金使用效率。

若本次交易顺利推进,王水福家族的资本版图将扩展至三家上市公司。而以“合作重于竞争”为信条的王水福,又将带领中来股份走向何方?或许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文章来源:财经网)